Belonging Dec.

20171228 22:37 从玫瑰西点出来,带着一股莫名的高傲昂起了头颅,踢着小靴子虎虎生风,颇有享尽红尘而目空一切之势。是什么使我高傲?短暂而难得地实现了对自我的控制,片刻悠闲地喝茶看书?清醒地意识到自我生命正在被满足的仪式感,时隔多年又能再逛博物馆?昂起的头颅正好能看到蓝天,隔着朦胧的雾并不明丽。车和人熙攘繁杂,又保持一种无形的秩序。马路尽头的山,在雾里充满距离和神秘,却亲切可见昨日斑驳的雪。“上帝的视角”油然而生,仿佛超脱了一切,从半空中俯瞰这个小镇,它不疾不徐地运行着它的生命周期。

20171222 21:20 又一期《见字如面》,主题是抉择。许子东老师说,“立志”是人给自己和世界之间拴一根绳子,即使在困境或绝望里也可以支撑着活下去,还不能死。所谓立志,立的是基本生存以外的志向,是为人生价值。否则,浑浑噩噩,死前没有留下什么的人生,还真是你自己活过了就过了。

ps 每逢冬至,总想起冬至送轻舟。

20171220 23:09 《见字如面》补一期,主题是情书。有两封拒婚信,有郁达夫与王映霞,沈从文与张兆和,王小波与李银河。爱情确是被恒久追求的事情,不仅贯穿了几千年,也贯穿了几乎每个人。听那些信,你觉得爱情是多么宝贵而美好,能让一个人卑微而激烈,让人遐想又惶恐。在王小波与李银河的对话里,我喜悦地感觉到他们对于这种情感的思考,怕这情感也如其他任何的情感,会改变。还没有来临,就预先害怕,大概也是因为过于美好,过于期望。因此,我偏爱明道的脉脉诉说,他的阶段是没有悲观情绪的最好的状态,最好的自己——到这一步,就不要再想往前是什么。

20171214 10:15 几天前,燃灯节;昨晚,流星雨。

20171212 21:49 死了一只赤狐和一只猞猁,大家尝试一起努力把它们做成标本。不由得感叹人怎么能变化得这么彻底这么快,当年我是多么抵触这样操作和场景啊,如今居然手持刀片刮骨切肉,冷眼看他们抽脑髓…  是不是终于发掘了自己的另一面?但结束之后,又想着下次不要了吧,细菌什么的太危险了…

20171204 20:13 That you belong to yourself~

评论
热度(3)

© 黄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