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·如意

20171017 01:28 问完69岁的老村长才桑周,送他到门口,抬头看,有满天星斗。

20171012 23:47 与导师视频,诉及每日加班到凌晨2点。导师似乎心有不悦,问:加了班能干完吗?答:不能。师:那就不要加,加了班能干完的你才加,否则没有意义。我怔了怔,why you treat yourself like this?

20171012 1:35 认认真真看完《榜样》, 写了一篇连自己都感动的观后感。身边的人,有信仰佛教,有信仰基督教,有回民。信仰啊,其实也只是找个自己愿意信的东西信下去。这是一种偷懒的做法,否则你要自己去思考,去发展一个体系,而现在只要把现成的拿来就好。一定会遇到阻碍,遇到超出或拮抗的东西,但你还是愿意信。信人不疑,疑人不信,也是一种美好品德。

那天跟沛芸说,人一辈子不过虚无,但若没点儿什么计较,也是悲剧了。

20171006 22:29 《后宫·如懿传》看完。凭着一股一开始便像上了发条不停止的诡异作风,渐渐地连语言也不关注了,只一心一意盯着那情节那交谈。说来自小就有这个毛病,所以一本书看完了都评不出来这作者的文风习惯,所以也不喜长篇小说,偏爱小散文。不过,这书写了人一世,想来竟不必关注其他,就那许多生命的浮浮沉沉,也有够参悟的了。我以为如懿活到最后,却没到最后,虽是最后也没甚趣味了。既有芥蒂,如芒在背,便虚与委蛇也不愿,多像我那两年。每个时代,都有规则和苦衷。像如懿这样,到历史中也不过如蝼蚁,但若是个数学家天文学家,也还是会青史留名的啊。

一直很喜电视剧《甄嬛传》,不过书与剧都只扫过两眼。如今看过《如懿传》,也算知道这书是怎么写的了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黄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