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7/8 3  

安生·七月

20170722 16:49 看到郑爽也出书了。这个地球上,什么是真实,什么是假象,谁没有个三言两语的真知灼见,谁不曾在寂寞里做有趣的思考,谁不曾向世界发出真挚的呼喊?

20170704 11:21 昨晚约8点多,在飞机上看了一场云层中的日落,真是残阳如血豆,浮云若血丝。这景象让人想起写大漠的词,我还没有去过大漠呢。

光的色彩如此精准地注入这几个形状里,不在他处浪费一毫,我知云层遮处似有边际,实而无际。抬眼又见对面行李舱上,出现了一排从各个小窗投射入的光块——顿时一股“三体”的即视感,这光现在是由太阳发出,只是无穷星光里的一种。《三体》已断断续续看了小半年,宇宙规律和黑暗森林算是开启了新世...

 
2017/7/4 1  
2017/7/3 3  

流水账·六月

20170626 23:16 25岁的时候,经历了人生第一次低血糖。几秒钟之内,头晕、耳鸣、看不见,力气从身体抽去,仿佛置身一个黑洞,整个世界在远去。几分钟里我一边感受低血糖的难过,一边试想在死亡或疾病面前,当痛苦的感觉袭来人将会如何无助——我一直以精神痛苦为痛苦,身体能有什么捱不过?而今知道发肤周全乃是大福。

恢复过来后,坐在火炉边烤火,一瞬间突然很想哭,不容控制眼泪就掉下来。哭我在他乡病痛可怜,而家人不在身边?——伙伴们照顾着我,隔壁组关心着我。哭我25岁终于经历了一次低血糖?——我没经历过的平常事多着,未来要来的也多着。

低头吃了几口土豆丝,一边回答隔壁的话,一边眼泪吧嗒吧...

 

© 黄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