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/6/16    
2018/6/15    

201806 青雾

20180612 23:23 半个月的培训,每天把课件下下来重命名。从20180601***到20180608***,到20180612***。当尾数突破两位数的时候,感到时间真是快啊——有一丝不舍。

20180609 14:50 上半月在天目山,每日笼罩着青色的水汽,所做的梦没有一日不关于植物。幼时将有人奉为神明,有人视作草芥。时间长了,发现草芥莫若钝喜,莫若大隐,而神明虚张味触,虚张思想。倘那时跟随神明一路而去,应当也已经是清格入骨,眼高难容。

 

具象的朋友

今晚的一通电话简直让我哭笑不得又茅塞顿开,来自一位奇特的朋友。不曾设想过我的一生身边会围绕有多少朋友,什么样的朋友——围绕在别人身边的,又会有些什么朋友?

这是一位具象的朋友,常常与我絮叨生活琐事,琐到我多半时候都不愿作答,既是因为懒,也是因为不知怎么回答。她的问题包括报错了考试,还要不要花一个月的时间去拿下这个考试?因为语言时宜半被迫式地请人吃了一顿饭,吃得值还是不值?

我一向懒于将自己置身于一个并不实际发生的情境,去模拟一个决定。不光是懒,也是因为认为自己得到的信息不够,不足以判断。但朋友既然说了,再懒也要尝试分出心力去设想。这个时候,我就发现从她的描述中我辨不清她在乎的是什么,是一个...

 
2018/5/4 3  

201805

0528 10:17 遥远的哈尔滨地震了,不是震中。这就是人力与天力,人一直需要拯救的是自己,而非暴虐的地球或每况愈下的环境。我常想,牧区的一切都保存不住,我们人类也存续不住。当它降临的时候,当我们处在事件中心的时候,可能不具备理智分析的时间。

0522 23:34 夜里总舍不得睡,什么情况...

0518 14:44 情绪管理,right? How about you?

0504 21:26 昨晚梦到不再联系的你,可以设想如果被记得,如果相互知道被记得,是温馨而幸福的~

0502 19:22 Homeland.  Knowing every truth while have...

 
2018/5/2 1  

不旧

但凡未得到,但凡是过去,总是最登对。

几日在林芝游荡,感到这实实在在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。我曾怀有十分的好感,差一点在这里交付我的一辈子,如今第四次来到,带着不同以往的默契。

任何执留于过去的坚持,注定是无效而痛苦的。

若有一部分抽离,就要赶紧开始用工作来填补。否则,无所适从怎么办?


 

201804

0430 23:18 cannot describe that, but only feel empty without you besides. 

0430 15:42 鲁朗,东九,排龙,拉月,通麦,波密。

0419 00:04 依严:“藏族人被道德绑架了。但凡是在三江源做保护的人,但凡在这待过的人,或者说但凡来藏区走过一趟的人,都会说藏族的传统里本来就是有保护的。我就不吃鱼,我就爱环境爱保护,我就要住在我的草场上,我就喜欢放牧… 如果他不放牧了,那他就变了,不是一个纯正的藏族人,甚至他不热情好客,不让你吃霸王餐,那他就是不对。”

依严:“我觉得最后民族这...

 

© 黄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