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•嗨森

20170912 13:41 回家!回家!回家!

20170917 10:04 昨夜微风凉,在点点星光下回到老家。玉梅嫂和伯母闲坐家常,灯欲睡,人昏昏。这快速变迁的小山湾里,他们是仅存的没有外迁而相依为伴的几户了,昔日的小心思早化作丝丝入骨的亲切。房屋变了,生活却没变,收玉米,晒稻谷,为蛇虫发愁,为故人的生老病死谓叹。生活就在她们嘴边的琐碎里细细铺开,散发热气。

母亲不时插上两句,哪家的谁谁,娶妻了吗,最近怎么样?对话里的名字我都已不熟悉,只偶尔听到小时与玉梅嫂相处的旧事。我坐在椅子上,看星微,听虫声,听她们话语里的温度和情绪。忆得小时候,星仿佛更亮。如今凉风在耳,也是甚好。五只小狗绕在脚...

 
2017/9/12    

人生难得的体验

前几天的时候,跟李白梨他们野外采样,一条湍急的大河来来回回过了好几次。身体像是许久不用生锈了,弹啊跳啊都放不开,过河的时候堪称倒数第二狼狈,倒数第一是李白梨。过河大约两三次,在山崖上下渐渐迈大了步子后,准备返程。

返程当然也要过河。找到一个相比之前都更好的口,只要从石头上蹦过去就ok了。小雨是我们几个老骨头里弹跳力还不错的,又离得近,于是第一个试跳。杨培是本地藏民,前几次带我们过河小腿以下已经全湿,这次也近乎放弃,直接踩在水里准备接应。小雨背了个书包,脖子上还挂着望远镜和GPS,这一跳不打紧,本来已经趴到了石头沿儿在水位以上,没想到踩不稳双脚直往下滑进水里。滑就滑了,小腿到水里之后湍急的水流...

 

在藏区遇见龙

最近很有意思,偶然接触到“龙”的话题,发现它广阔深远而不可逾越,简直有点绕不出来了,惹得同事说:“你好像尽问些神神鬼鬼的问题。”(其实我应该问社区和草场的😂)

在某一家做访谈,老奶奶突然说见过龙。我:#%*$&^…what…??
老奶奶的孙子热江翻译说,见过两次,一次是七八岁的时候,另一次是十四五岁的时候。
我:#%*$&^… 龙是什么颜色的?
热江问奶奶,答:青蓝色。
热江奶奶:它是从地上飞到天上去,这是好的。如果是从天上飞到地上,那就不好,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
我还想追问,热江奶奶:太久了,一些太细的东西记不清了。
热江奶奶的同伴:见过龙,见过一次。

热江:我觉得没有妖怪。有龙,也有外星...

 

八月

20170828 13:29一个小七夕,一早上被搭车大叔提醒了... 昨天维多利亚结婚。

20170825 16:00野外经常没信号,前两天想起来上“一刻”,被告知已经停运了!!!Sad... 王安梦说豆瓣东西也停了,王璐璐说他也很sad,不知道原来他们也依恋豆瓣。不记得哪里说,玩微博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谁,玩豆瓣的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是谁,把身份小心翼翼地隐藏着,不小心识破同事的ID甚是尴尬。

我对别的不熟,对一刻倒是忠诚。有信号的时候每天要刷更新,看打鸡血就会开心,看洗洗睡就会愉悦,还会看到硬知识、奇闻怪谈——无聊和难过就被化解。如今一刻没有了,以后怎么办?以前收藏的...

 
2017/8/5 3  
2017/7/8 4  

© 黄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